李晴天的小奶潘

希望各位看完文后可以评论(鞠躬)。
这里阿稔。
吃的非常多,杂食。
产的看心情。
不吃zh,其他OK

【秀健】醒来觉得,甚是爱你

温馨小短篇一发完

夜已深。

荒唐后的一觉睡得很沉,但不久,所以当李健睁开眼睛,拼命眨了眨确定自己已经醒了以后,还是夜晚。

他拼命别过头看了看床头荧光的闹钟,凌晨两点。

吴秀波还睡得香甜。

李健突然想看看吴秀波睡觉长什么样,他好像还没有根本意义上的仔细的端详过吴秀波睡觉的样子,更多的是他醒着,或者是他汗水满头的样子。

这样的时候,这样的夜晚,很少。

李健忍不住伸出手,去触摸他生命中的另一半。

他觉得他是幸运的,在茫茫人海中能够被他找到,能够找到他,而且那么早就遇到,还走了那么久。

是的,很久了,久到都没有时间这个概念,一切那么自然,平凡而不平淡。

李健撩开吴秀波的刘海,手指在吴秀波的鼻尖点了点,有划向他的下巴。

其实吴秀波长得真的挺好看的。李健这样想,虽然满下巴胡子,但是现在不就是流行这种大叔吗。

他的手在吴秀波脸上轻轻的摸来摸去,像羽毛一般的温柔。最后将手停在他的嘴唇。

李健的手指突然感觉有点湿润,下一秒就看到吴秀波悄悄睁开的,带有点狡黠的眼睛。李健有点愣,吴秀波趁着他发愣的瞬间,又一次伸出了舌头舔了舔李健的手指。

“诶你没睡啊!”李健火速收回手指,像是偷东西被抓包的小孩似的,耳朵根有点红。

“被某人骚扰来骚扰去,哪还睡得着啊,”吴秀波用力把李健往自己怀里一拉,让李健整个人融入自己怀里,李健顺势把头搁到吴秀波肩膀上。“怎么啦,大半夜的不睡觉,欣赏起我来啦?”

“哼,自恋狂魔”

“......吴秀波”

“嗯?”

“醒来觉得,甚是爱你。”

罗健R18

写了一半先放出来,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了呜呜呜
链接看评论

投一下楼诚吧呜呜呜呜

链接看评论

【水粤】夏日难耐(校园小甜文)

班里在晚自习,很安静,只有窗外空调机偶尔嗡嗡震动。

教室内很凉爽,很舒适的休息环境。

所以潘粤明理所当然顺其自然地睡着了。

他面朝王昱珩趴着,鼻翼轻轻地煽动着,不时努努鼻子,皱皱眉毛,有时如薄翼般的睫毛也会跟着轻轻地抖动。

王昱珩用右手撑着头,目不转睛地看着潘粤明睡觉的样子,不知不觉便看呆了。

潘粤明的小嘴有些微张,时不时用舌头舔舔嘴唇。一会他又好像睡得不舒服一样,随意地扯了扯校服锷衣领,不小心便扯开了一个纽扣。

操。王昱珩别扭地别开眼,不可觉察地咽了咽口水。

潘粤明那边又开始动来动去,王昱珩忍不住又望了过去,就看到被潘粤明自己弄得乱七八糟的小卷毛。

真可爱。王昱珩心里对潘粤明下个这样一个评论,丝毫不觉得一个男生说另一个男生可爱有什么问题。

身后的同学的笔掉落的声音将王昱珩从痴汉状态中惊醒,王昱珩慌忙地坐正身子,拉了拉裤腿。

这空调是不是不凉啊。王昱珩抬头望了望头上开到16°的空调,却难掩身心的燥热。

炎炎夏日,燥热难耐啊。王昱珩摇摇头,用笔随意地在纸上画来画去,心不在焉的。



潘粤明的呼吸越来越平静,像是睡得更沉了。王昱珩的胆子也大了起来,凑到潘粤明身边,近得王昱珩感觉自己的呼吸快要打到潘粤明脸上,才恋恋不舍的停下来,与潘粤明脸朝着脸趴着,将潘粤明的一丝一毫收入眼底。

长久地盯着潘粤明,王昱珩的呼吸有点乱了,他好像更燥热了些,手都出汗了。他用力地把手往裤子上蹭了蹭,又揉了揉裤子,想了想,小心翼翼地抬起手来。

他的手慢慢地向潘粤明靠近,到了快要碰到潘粤明的脸的时候,他又犹豫了,停在离潘粤明不到一厘米处。

王昱珩咽了一口口水,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手缓缓地伸向潘粤明的脸,轻轻地戳了一下,又火速地收回来。

潘粤明好像完全没有觉察似的,只是皱了皱眉,小小下地吧唧一下嘴,没有醒来。

王昱珩没有忍住诱惑,又伸出手,点了点潘粤明的鼻子。

潘粤明明显是在梦中被吓了一跳,身子抽搐了一下。王昱珩更被吓了一跳,慌忙收起手,直起身子,摆弄手中的作业。

潘粤明迷迷蒙蒙地睁开眼,看了一眼好像正在认真写作业的王昱珩。

真好看。潘粤明一边这样想,一边勾着嘴角有一次甜甜的进入梦乡。

王昱珩偷偷地瞟了一眼又进入梦乡的潘粤明,回味着指尖的温度,瞬间更是觉得炎炎夏日,燥热难耐了。

【秀健】当你老了(年老向)

  李健在阳台喝着咖啡,吃着小曲奇,眯着眼望着窗外。
 

  阳光飘飘扬扬的撒进阳台,透过玻璃挥散进窗户。李健仰着头,顺着阳光流动的痕迹看进屋内,从对面看来还以为他是在看着玻璃中那个不再年轻对自己。但只有他知道,他是在看屋中那个同样不再年轻的男人。
 

  那个男人在打着电话,电话那头的声音隔着一层玻璃,隐隐约约的能被正在望着的男人听见。
 

  “秀波啊,就是来帮一下忙,也就两三天的事……”

  “不了,您还是找别人吧,我都退圈了,也不打算在参和了。”吴秀波接受到外面那温暖的男子投来的轻柔的目光,对着那永远的爱人挥了挥手,又略带宠溺地笑了笑,快速地把剩下的寒暄说完,挂了电话向外面的阳台走去。

  李健没有回避吴秀波的目光,而是一直看着那个他爱了半辈子的男人,像以前一样儒雅地向自己挥了挥手,快速地扇动着性感的嘴唇,然后放下手机,向自己走来。
 

  “今晚想吃什么?”吴秀波一只手按在李健坐的扶椅的把手上,一只手揉了揉李健的头发,揉完又撩起他软塌塌的盖住眼睛的刘海,软儒的嘴唇不带性欲的吻上那双装满星辰大海的眼睛。李健则半合着眼,任由吴秀波摆弄,可爱的猫嘴微微上扬,很是惬意。

  “都行。”温热离开了李建的眼睛,李健张开眼,看那近在咫尺的男人,不在意的回答。

  “吃完要不要去走走。”吴秀波直起身子,把旁边他的爱人看到一半的书重新放到他的爱人手里。

 
  “不去。”李健果断的摇摇头,“他们不是说我是那什么猫科?是不是猫科?”

 

  “是猫系男,傻子”吴秀波无奈地笑了笑。

 

  “还是你记性好哈哈哈。”

 

  “嗯。”

 

  其实吴秀波不是记性好,只是习惯地关于他的一切都会记得 是刻骨铭心的一切,那边不会忘却。
 

  吴秀波出门前又看了一眼手机,制作方还是不死心地又发了一条短信问“真的不考虑一下?”
 

  “不了。”吴秀波的回应很果断也很坚决。

 

  在这之前,他为了他的演艺事业 他为了他的歌唱事业,已经浪费了太多的陪伴的时间,现在的每一秒都更加的珍惜。

 
  吴秀波出了门,李健拿起那台诺基亚,对上面提出的邀约,约歌的,讲座的,都一一拒绝了。

 

  过了很多年了,他早就从白马王爷变成白马姥爷了,他也从波叔变成波爷了。他们已经没有时间了,也不想再把时间花费在他人身上,他所剩无几的时间,只想这样属于彼此。
 

  是的,时间所剩无几了。他和他早已做了这样的准备,哪天一睡过去便有人再也醒不来了,但又如何?早晚的事,他们都不是那种对生有很强的执念的人,也不是非常害怕死亡,他们对生死反而看得很淡。只要活着一天,便多看彼此一天,多用心描摹上千万遍,乃至在他心中万古长青。多活一天,便不要苟活。

 
  他们除了在情事之中,在家没有呼唤过彼此的名字,因为没有必要。他们家没有别人,只有他们两人。天地之间只存在你我两人,名字便不再重要,因为除了我,便是属于我的你。

 

  想想李健有些困了,闭上眼睛,在夕阳的余晖中睡着了。

  吴秀波回来的时候,阳光还没有完全落下。李健还在阳台睡觉,不像平时一样抱着吉他弹着琴。

 
  吴秀波把买来的菜放在冰箱,从房间抱来一床被子,盖在李健身上。

 

  他拉了一把椅子在李健旁边坐下。

 

  拉着李健有些冰凉的手。

 
  太阳落下了。

 
  吴秀波哭了起来。

BTW:里面其实有一个bug就是为什么他们那么老了都可以正侵就终了还有人来请他们出山。但我太喜欢我这篇文的这个设定了,再改的时候也没有最初的感觉,最后也就没有改动。
所以大家就姑且当做是秀健都成为国家一级的那种,然后想那些盛典什么都请他们去坐镇好了。